蘇七與在旁邊做審訊記錄的人示意了一眼。

那人拿著記錄好的問訊筆錄,去給賬房看,確定無誤后,再讓他簽字畫押。

做完這些,賬房才戰戰兢兢的問道:「蘇統領,我我……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蘇七勾了下唇,「現在還不行,待你跟掌柜對峙完后,我自然會放你走。」

賬房只得等在原地。

侍衛去請羅掌柜。

蘇七心中已經有了底,已死中年嫌疑人應該不是紙鋪的真正東家,他也是在替人辦事,做黑賬,攢黑銀,再送去銀庄。

如果有人查起來,銀庄便用私人存的,又被人取走為由,讓有關人員查無此銀。

畢竟,沒有證據,誰敢說文王的銀庄一句不是?

很快,羅掌柜被帶到,他見賬房那副嚇破了膽的模樣,不用多猜也知道,他把一切都交待了。

蘇七饒有興緻的看著他,「你銀莊裡的賬房,與你剛才說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樣啊?」

羅掌柜綳著臉,好半晌說不出一個字。

蘇七走近賬房,從他手裡把記錄冊接過來翻了翻,「既然你不說,那我便問你,賬房說記錄冊是你喚他臨時編造的,你認不認?」

羅掌柜狠瞪了賬房一眼,而後才迎上蘇七的視線,「蘇統領,定然是我剋扣了他這個月的月銀,他才會如此趁機報復,將這些莫須有的東西栽到我頭上來,我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更沒有指使他做假。」

蘇七不怒反笑,「好,既然你們各執一詞,那我便換一個法子驗證,你們中究竟是誰在說謊。」

羅掌柜咽了口唾沫,不知道她還能用什麼辦法,可轉念一想,若是她在故作玄虛呢?

他的底氣驀地足了一些。

蘇七看出了他心裡的想法,只是笑了笑,朝侍衛吩咐道。

「去把石青楓喚過來。」

侍衛領命離開。

她重新看向羅掌柜,「你替文王做事,應該聽說過石青楓的名聲吧?他在我明鏡司負責審訊人,能用一種手法,令人說出實話,你若是能在他的手段之下,堅持剛才的說詞,那我便放你走,若是你說出來的東西不太一樣,那……」

她頓了頓,「那可就要不好意思了,不管你是誰的人,都得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代價。」

羅掌柜騎虎難下,隔了一會才點頭,「好。」

除了按照蘇七說的冒險一試,他已經沒有第二個選擇了。

很快,石青楓趕了過來。

蘇七示意他一眼,讓他先對賬房進行催眠審訊,也算是一種敲山震虎。

隨著石青楓的催眠,他問什麼,賬房便答什麼,就連一些平時開不了口的話,也很輕易的說出來。

羅掌柜目睹全程,臉色徹底黑了下去,他攥緊了拳頭,如鷹般的眸子半眯,眼底染著緊張與不安,如果輪到了他,他也會跟賬房一樣,那……

蘇七讓人把賬房帶下去。

她看著羅掌柜,低笑一聲,看似瘦小的身板,瞬間從骨子裡折射出一股令人不敢與之直視的威懾力。

「賬房的訊問過程,你也看完了,現在該輪到你了。」

羅掌柜咬緊牙關,本能的想拒絕,可他剛才已經答應。

「我是文王爺的人,我……」

蘇七瞅著還想要做最後掙扎的他,「不管你是誰的人,在明鏡司都不管用,我勸你,別浪費大家時間了,還是自己招了吧。」

不等羅掌柜開口,她又繼續說道:「送黑銀去銀庄的中年嫌疑人,涉及了近期京中的鬼火案,他在被抓之後,中箭身亡,所以,我很有理由懷疑是你指使他,製造了鬼火案,他的死,是你想殺人滅口,甚至於,他做假賬留黑銀,也是在幫你做事,這幾個罪名壓下來,你也不用等秋後處斬了,明日,我就能讓你看不見太陽,對了,有可能不止是你一個人呢!」

東清對於逃脫稅銀的人,會給予很嚴重的處罰,還會牽連九族。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羅掌柜終還是扛不住壓力,「我也只是聽吩咐行事,這些事情都與我無關的,那處紙鋪其實是文王爺的,我只是做了假的記錄冊,鬼火與那人的死,當真與我無關。」

蘇七蹙緊了眉頭,「所以,你是承認,文王爺是所有一切的幕後指使?」

羅掌柜已經招了,剩下的那些,也沒必要再藏著掖著。

他看了蘇七一眼,「不止是那處紙鋪,王爺還有另外幾處暗地裡的產業,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送過來黑銀,不入賬,不流通,不交稅銀,至於王爺把銀子送去了哪裡,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事了。」

蘇七壓下心底起伏的情緒,「除了紙鋪之外,還有哪裡?」

羅掌柜把他知道的幾處都交待了,另外,他還透露出一件事。

「除了這些之外,我還知道王爺養了一些……一些私兵,有許多事,都是那裡的人在做,有時拿走黑銀的也是他們。」

蘇七的雙眼驀地一斂,「你確定?可知道那些私兵在哪裡?」

「我不知道。」羅掌柜有些忌諱,「我知道這些,還是因為我偷聽到過他們說話,一直以來,我都當作不知道,免得惹禍上身。」

蘇七沉呤著,文王這邊的線索,越往下挖,越是令人不寒而慄。

她還沒有說話,羅掌柜忽地懇求的開口,「我將我知道的都說了,賬房能走,我是不是也能走了?我跟著文王爺做了十幾年,他對我家中的情況全都了如指掌,我得帶上一家老小,儘快離開京城才是。」

蘇七回過神,「在完全確定你與這件事無關之前,你還不能走,但你的家人,我會派人將他們送到無人知道的地方。」

羅掌柜得了蘇七的這句話,緊提著的心才慢慢松下去。

「如此,那便多謝了。」

蘇七又從側面了解了一番文王爺的事,但他的生意比較分散,羅掌柜知道的,剛才已經全部交待完畢,至於其它的地方,他並不清楚。

她讓侍衛把人帶下去關押。

才離開地牢,之前她找過的莫青雲,再次匆匆折返回來……

If you have any queries about exactly where and 隨後老易只是很隨意的看了一眼,我們一行三個人便衝着村口走了,等我和老易還有胡小玉快走到村口的時候發現村口卻黑壓壓的一片人,我回過頭看着老易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 邏輯學vs閱讀 how to use 石毅像是握住了什麼東西,石毅小手用力,咔嚓的聲音響起,石毅眼裡的重瞳都疼的微縮,一隻帶血的小手顫巍巍的從傷口中拽出來一塊金色的寶骨,寶骨此刻微微震動,符文閃爍的厲害,上面還帶著一些瑪瑙般的鮮血。 – 好好學習閱讀網, 背後一個穿着黑色襯衫站的筆挺的保鏢走了上來,說到:“不知道…按照以前的情況,他在離開皇城一號過後,一直在一環路的江邊擺攤算卦,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是在昨天下午忽然就不見了…” – 閱讀小說與我的哲學 you can make contact with us at our own web-si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